紫衣 > 女生耽美 > 过期糖最新章节列表

过期糖

最后更新:2023-06-19 20:10:05最新章节:言之凿凿

日更,每晚9点。|| wb:@白桃停车场

推荐《日偏食》by在逃白桃(也是我),文案在最下面。

钓系事业心×傲娇恋爱脑(发疯版)

职业:瓷画艺术家×工业设计师

[在美] 男暗恋女/蓄谋已久

[归国] 破镜重圆/久别重逢

1.

港城二代圈人尽皆知,周谦瓴是出了名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好姐姐好妹妹前呼后拥,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拱月,却从没公开过女友。再加上搞艺术……

江湖传闻周家小幺其实性别男、取向男。

程英琦初见周谦瓴,闺蜜聊起八卦言之凿凿。

她将信将疑:看起来不怎么阴柔,挺man呀。

闺蜜自圆其说:因为是攻吧。

直至夜色开到荼靡,

程英琦被按在沙发上看尽他眼中浮沉的欲色,汗珠沿着他锋利的下颌角滴落在她的肌肤。

炙热,灼烫。

才知传闻八卦都是假的,

周谦瓴蓄谋已久,早对她情有独钟。

2.

那两年,圈里又传开奇闻异事,周小公子为应付家里,在美国交了个女友伪作烟幕。

据说那姑娘娇软貌美气质好,与周谦瓴形似佳偶天成,实在可惜。

谁知掩人耳目的婚事始终没成真,

所有人都以为程英琦毕业要嫁给周谦瓴,她却书写“分手”、“回国”、“消失”黄金三章。

周谦瓴也猝不及防。

程英琦:再会,家里有矿需要继承。

周谦瓴丢了魂,人生迷惘,

从海外追到国内,只差全网张贴寻人启事。

朋友给他个机会上综艺当导师,演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魁贵子。

宣发费给足,总能刷屏到失踪人士眼前。

3.

周谦瓴设想过一万遍,找到程英琦要怎么狠狠算账,

但在那档综艺,

当她穿一身白底黑花金丝线的旗袍,

款款从画中走来,

一向高高在上的周谦瓴在镜头前失去表情管理,

不争气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

喜报:他超爱。

*

「我绝不罕有,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

——《富士山下》

*

食用指南:

◎1V1/he/双初恋/双强/无原型/拒绝代入

◎女有事业线,男有成长线

◎现实向,但有时现实性会为戏剧性让步

◎文案和已发章节使用时间戳取证,侵权必究

-

《日偏食》文案

调皮叛逆大小姐×高冷腹黑斯文败类

职业:公关媒介×资本家

破镜重圆/掉马文学/真香定律

1.

上流圈无人不知,韩家树大根深,上一代个个是呼风唤雨的权力运作高手。这代长子韩锐是公认的高岭之花,芝兰玉树城府深,清冷孤傲,风骨料峭。

出身好长得帅还段位高,更高的是眼光,没什么人能看得入眼。不过最近不仅有人入了眼,还成了他眼中钉。

公司新人中脱颖而出的那位美女,活干得漂亮,却总有点阴阳怪气、阳奉阴违,脸上笑嘻嘻,向上管理数第一。

韩锐拧眉问:你是不是上天派来克我的?

2.

盛致是个谜。

出场是玲珑活泼交际花,才二十出头就搅得商界精英纷纷成为裙下臣。一转身又变灰姑娘,听说她父亲是精神病,母亲是清洁工。

一加微信发现,盛致早在他黑名单里。

韩锐黑名单里多的是虚荣拜金女,对她连印象都没有。

可就是这个谜,让他心里掂量,暗中惦记。

控制,松弛,撩拨,诱惑……手段用个遍,谜没解开,自己陷了进去。

她从床上顺走他一件白衬衫,oversize,她穿得干练相宜。开着会做着陈述,地下情灯下黑,玩味目光格外坦荡地落进他正在地震的瞳孔。

夜色从此变得风情无边。

3.

到最后才知道,那是他退了婚的娃娃亲对象。

明明能明媒正娶,非要暗度陈仓,是不是有病?

说了不要又真香,是不是病入膏肓?

韩·翻车·锐:……要不结个婚?

盛致:谈婚姻伤感情。

韩锐:感情骗子!

*

「人寻求自尊你心中感觉否,

人如何长久却了解不够。」

——《执迷不悔》

*

◎1V1/he/双初恋/双强/无原型/拒绝代入

◎有职场有商战,不抢公章

◎现实向,有行业顾问,但有艺术加工

◎文案和章节已用时间戳取证,侵权必究

关键字: 过期糖 

作    者:蒙面酱

最后更新:2023-06-19 20:10:05  直达底部

最新章节:言之凿凿

《过期糖》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
言之凿凿 福气 公开 嫌弃 心结 这太快了 留宿 戏弄 偏爱 拉钩 大气层
《过期糖》正文
邀请 记忆 搁浅 讨债 同城快递 添堵 酒后真言 狼狈 冷静期 礼物 普通朋友 白费口舌 新关系 虚实 晚宴 午夜惊魂 熬鹰 警告 噩梦 羊羔 恐惧 缩头龟 怪物 安家 意外 傲娇 大气层 拉钩 偏爱 戏弄 留宿 这太快了 心结 嫌弃 公开 福气 言之凿凿
最新小说: 御姐总裁生球不认,我反向带球跑 重生七零:傻三叔不傻了 她办个同窗宴,满朝文武都来了? 勇敢的心之从零开始 川军抗战,我能听到鬼子战略部署 梦呓回忆录 毒妃又拽又茶,仇人满地找牙 让你照顾家人,你怎么还无敌了 野外生存传奇归来 重生后,霍太太一心求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