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一对玉佩(1 / 2)

他们仨两支箭都没投中,毕竟他们年纪小手上没什么劲儿,不像是小雨天生神力。

第三轮两米半,魏元筝也是两箭都没中。

第四轮三米,徐致远第一箭扔过了头,第二箭稍微放松了些力道,结果却落在了壶的前面。其他人都顺利通过,但只有叶知秋和温煦两人,依旧是只用了一支箭就成功。

徐致远倒也放得下,毕竟自己以前最好的也就这个成绩了,转而为小雨加油:“小雨加油,争取夺冠!”

第四轮结束后,大家都稍微歇了会,主要是气氛过于紧张了,先放松下。

就在这时,秋禾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了,托盘上面盖着红绸,里面不知道放着什么东西。

秋禾将托盘放在旁边的桌案上,将红绸揭开:“各位郎君、女郎们,老夫人听说你们在比赛投壶,就命我送来了一样彩头,送给到时候的武状元。”

众人定睛往托盘上一看,发现是一对和田玉佩,洁白无瑕,质地细腻,在夕阳的照射下,反射出温润柔和的光,上面却没有什么花纹,应该是一对难得的原石玉佩。

这下现场气氛更热烈了,虽说大多数人都不缺钱,但是好东西谁嫌多啊!

目前场上只剩下了四个人,但是四人的状态似乎都挺稳的,谁也料不到最后会是谁夺得冠军。

第五轮的投掷距离是三米半,原本还在给自己喜欢的人加油的围观人群,看到小雨上去之后就自觉地消了声,屏气凝神看着她。

小雨稚气未脱的脸庞上洋溢着专注,凝神比对了一下,就果决地出手,将手中的箭矢投了出去。

叶知秋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小雨竟是个比赛大心脏,越是紧张时刻反而表现得越好,这次她第一箭就投中了。

徐知晴不禁欢呼出声,虽然四个人她都很喜欢,但是很明显,她更想小雨赢:“哇!小雨棒棒!”

随后魏元嘉、叶知秋、温煦三人上场,也都是一次通过。

直到第七轮,一下子加了一米,这五米的距离实在是太过遥远,小雨和魏元嘉都败下阵来,场上只剩下了叶知秋和温煦。

可看他们俩的样子,都似乎还游刃有余。

徐知音正要宣布继续下一轮的时候,从围观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好了好了,看样子一时半会也分不出胜负,晚宴也要开始了,这玉佩不是两个么?这不是正好你们一人一块!”

徐致远看到老人赶紧招呼道:“祖父,你怎么来了?”

温煦也上前问安:“姨父。”

“祖父。”

“徐老太爷。”

徐老太爷:“哎呀,不要多礼,我在和你们说正经事呢!”

叶知秋:“……”好像不是很正经呢!

温煦知道自家姨父的性子,这两年是越发老顽童脾气了,便主动上前说道:“今日这场比赛很是尽兴,不如由姨父做主,将两块玉佩都送给知秋吧?”

叶知秋正要说什么,就听到温煦悄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总不想我们一人拿一块吧?姨父可是真的做得出来这事的。”

叶知秋闻言就住了嘴,毕竟在这个年代,玉佩可是最常见的定情信物,一人一块就更糟糕了!

好在温煦的这个提议大家都觉得不错,于是,最后两块玉佩就都被叶知秋收入囊中了。

晚宴就不再是菊花宴了,是正经的宴席。分了两桌,中间用屏风隔开,叶知秋又一次尝到了大厨的手艺。

晚宴过后,依旧是徐竹将叶知秋三人送回了家。

睡了一觉起来,叶知秋感到神清气爽。

还有一天就是小雪宴了,今天叶知秋得带着冰粉籽去知味酒楼,要教会酒楼的人搓冰粉,总不能明天还是叶知秋一个人去做这个事情,到时候肯定是来不及的。

前两天知味酒楼的大掌柜亲自带着人过来,将叶知秋做好的火锅底料拿了回去,今天过去还得尝一下,他们那边厨子调的锅底的味道。

早早的在家吃了早饭,叶知秋就去了知味酒楼,今天知味酒楼整体闭门谢客,将整个酒楼进行大扫除,同时也需要重新摆放桌椅,毕竟这次宴会的形式与以往完全不同。

门口站着一个小二,就是前几天跟着大掌柜过去的那个,他认得叶知秋,见到叶知秋前来赶紧上前招呼道:“叶女郎,您来啦,快请进,刚刚大掌柜还念叨您呢!”

“劳烦张二哥。”

叶知秋进了酒楼,就看到一楼大堂里的板凳都被翻了起来,倒扣在桌子上,两个小二模样的人在打扫着地里面,二楼雅座和三楼包间也同样有人在清理。

张二:“大掌柜,叶女郎来了。”

大掌柜正在二楼指挥着人:“这边这个花瓶也要打扫,慢一点,注意别碰倒了。”

听到张二的声音,低头往下一看,果真见到叶知秋手上拎着个小木桶站在下面。

大掌柜

最新小说: 她办个同窗宴,满朝文武都来了? 毒妃又拽又茶,仇人满地找牙 让你照顾家人,你怎么还无敌了 梦呓回忆录 江河纪 重生七零:傻三叔不傻了 川军抗战,我能听到鬼子战略部署 重生后,霍太太一心求离婚 勇敢的心之从零开始 御姐总裁生球不认,我反向带球跑